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综合 > 内容
那首因“九一八”闻名的歌,背后的故事你知道多少?
2019-11-08 18:10:36 来源:金利门户网站  作者:
关注金利门户网站
微博
Qzone

今天是“918”周年纪念日。

每年9月18日,人们总会想起充满泪水和悲愤的歌曲《松花江》。他们似乎看到了被日本侵略者蹂躏的东北老人,以及看着白山黑水的东北儿童和妇女,他们背井离乡,难以回到自己的家庭。

松花江

918事件五年后创建的

1931年9月18日,日本关东军密谋发动“9·18”事件。国民党东北当局奉行“不抵抗”政策,保持实力,消极对待日军的挑衅,导致东北三省沦陷,迫使东北军官兵流亡海关。

“9·18”事件中,日本战斗机横冲直撞地穿过东北。

1936年秋,Xi第二任汉语教师张韩晖听到并目睹了成千上万满洲国军队和流亡者的悲痛和苦难。他访问了外满洲难民集中在Xi北门的地区,与东北军官兵及其家属交谈,倾听他们对“9·18”日本罪行的抱怨,倾听他们对失去家乡和亲人的渴望。这时,他联系了东北军的共产党员孙志远,听他讲述了东北军士兵丢失土地的故事,东北难民对土地丢失的悲痛和愤慨,并得到了东北军第六十七军出版的杂志《东旺》(Dongwang)。杂志的封面说:

“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到美丽的乡村?

我们什么时候能安慰我们地下的祖先?

我们什么时候能把我们的父亲和兄弟从泥潭中解救出来?"

这些启发了张韩晖的创作。他很快就写下了《松花江上》的歌词,并以北方失去亲人的妇女的哀嚎为素材写下了《松花江上》的曲调。

《松花江上游》最初由陕西省第二中学演唱,后来流传到东北军。1936年12月“Xi安事件”爆发前后,歌曲《松花江上》在Xi安随处可见,并迅速传播到长城内外和大江南北。人们争相复制和演唱这首歌。所有不想被征服的中国人都热泪盈眶地唱着抗日战争的歌。

1937年除夕,周恩来在他的文章《现阶段青年运动的性质和任务》中提到,“一首名为《化松·姜尚》的歌确实令人心碎。”这首歌,加上《志愿军进行曲》和《大刀进行曲》,成为激发中国人民抗日决心的有力武器。

张韩晖活着的时候,

很少有人知道他是

《松花江》作者

与松花江的广泛传播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首歌的作者张韩晖本人在那一年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为人知。当时,这首歌还没有出版,也没有人知道作者是张韩晖。在他的一生中,张韩晖谦逊而独立,没有显示出他的名气。歌曲《化松·姜尚》出版时,他没有签自己的名字,坚持称之为“天津流亡学生集体创作”或“匿名”。

当时,Xi安二中的一些学生知道这件事,经常问张韩晖:“张老师,你写的歌里为什么没有出现你的名字?”张韩晖笑着说:“你想要一个什么名字?”在他看来,拥有一首可以扮演战斗角色的歌曲就足够了。代理机构是否签字并不重要。然而,随着松花江的影响越来越大,Xi延安的国民党宪兵下令追查这首歌的作者。也是因为张韩晖没有签字,他躲过了另一颗子弹。

1941年8月,张韩晖来到陕甘宁根据地,因受国民党监视和迫害,被任命为边区文联秘书长兼组织部长。他还创作了著名的《军民生产》(Military and Civilian Production),一首充满浓郁陇东小调特色的歌曲,演唱了边区军民沸腾的生活,也演唱了至今仍流行的人民军队的光荣传统。

1946年3月11日,张韩晖同志因过度劳累病倒了。他在延安因病去世,葬在宝塔脚下。直到张韩晖去世,许多人仍然不知道他是松花江的作者。张韩晖去世后,陕甘宁边区协会的同志们决定收集和编纂他的歌曲集,直到1950年该集正式印刷出版。到目前为止,在《松花江》出版14年后,许多人知道《松花江》和其他歌曲的作者是张韩晖。

“我的家在中国东北的松花江上,那里到处都是森林煤矿和大豆高粱……”人们只知道这首歌的作者不是中国东北人。张韩晖从未见过他作品中描绘的这片白山黑水。在他短暂的44年生命中,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他的家乡河北定县、陕西Xi和延安度过的。

周总理指示松花江

编成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

1964年国庆前夕,为庆祝新中国成立15周年,周总理亲自主持了大型歌舞史诗《东方红》的排练首相指示挑选最佳创意人员和舞台演员。在排练过程中,他经常邀请几十位领导人,如老警卫和副总理到现场观看并发表意见,最终使这部革命史诗成为一部不朽的作品。

周总理还指示将《松花江》、《农友歌》、《三纪八记》、《八月桂花开》、《敌后》、《量产》、《南泥湾》等革命历史歌曲纳入大型歌舞史诗《东方红》,由最佳歌手演唱。可以看出,这首歌的传播对中国人民的抗战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歌舞史诗东方红节目单。

著名歌手威尔《松花江》

到达一个新的高峰

1964年10月2日,《东方红》在人民大会堂上演。3500多名专业和业余艺术家参加了演出。在第四次“抗日战争”中,人们又一次听到了哀怨的歌曲《松花江上》。这两位歌手当时都是著名的歌手。女声是总政歌剧院的张悦楠,男声是中央歌剧院的李光羲。

东方红唱松花江的张悦楠。

东方红唱松花江的李光羲。

1965年10月,《东方红》由北京电影制片厂、八一电影制片厂和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联合制作成一部彩色宽屏电影,在全国放映,产生了深远的社会影响。

然而,从舞台版的《东方红》到电影版的《东方红》,演员们都做了一些调整。例如,当年第一阶段,总政治文化总队参加了《东方红》的彩排,如徐有光(友谊与龙)、张悦楠(松花江)、张海伦(南泥湾),由于种种原因未被纳入电影版本。与李光羲一起在银幕上演唱《松花江》的女演员张曼延是文化艺术总局的女高音。

李光羲曾回忆说,《东方红》是1965年拍成电影的。我记得八月的一天,当我在北京饭店录制《松花江》的时候,周总理突然出现,花时间去见每个只有一个秘书的人。听完录音后,他与指挥家严良堃、歌手张曼延和我交换了意见,并提出歌词中“父亲”更好还是“同胞”更活跃。与我们讨论后,我们深受感动。

舞台艺术电影《东方红》中松花江歌手张曼延。

由于这部电影的普遍性和流行性,越来越多的观众欣赏这部舞台艺术电影,这也使得松花江更具艺术性。

2015年8月26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了《我的十大抗战歌曲》在线投票结果《松花江顶》因其独特的魅力和影响力,与《志愿者进行曲》、《黄河合唱团》、《大刀进行曲》一同入选。

(作者是军事历史专家)

陕西十一选五投注 500万彩票 河北快3

上一篇:我的装修我做主,78平米的二居室,超级fashion的简约风
下一篇:还在朋友圈晒步数?真不是越多越好,走对了才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