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综合 > 内容
资管新规下的“大资管时代”政策布局全梳理 | 财富管理系列研
2019-11-08 19:28:11 来源:金利门户网站  作者:
关注金利门户网站
微博
Qzone

2018年4月27日,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外汇局联合发布了《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监管指引》(以下简称《资产管理新规定》)。新资本管理条例的出台标志着中国正式迎来了统一监管的“大资本管理时代”。

那么,在大资本管理时代,资本管理行业的政策、监管和布局发生了什么变化?

2017年2月,中国人民银行会同中央编办、法制办、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成立了“资产管理产品统一标准监管”工作组,起草了《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监管指引(内部审核)》。意见草案提出了理财产品、信托计划、公开发行基金、私募基金等资产管理产品的监管内容。如表内国内资产管理业务、非标准资产限制、准入业务限制、统一杠杆要求等,这些都将为后期颁布新的资产管理法规做好准备。

此后,原银监会逐步对银行业进行监管,并启动了“三十四”专项调查和管理。

2017年3月,银监会原第45号文件《关于开展银行业“违法、违规、违法”行为专项控制工作的通知》全面启动和推进了“违反金融法、违反监管规则、违反内部规则”专项控制工作(“三违”),深化了银行业金融机构合规文化建设,进一步防范和控制金融风险。

2017年3月,银监会原46号文件《关于开展银行业“监管套利、闲置套利及相关套利”专项治理的通知》通过“三套利”治理,引导银行业回归源头,规范业务行为,不断提高实体经济服务质量和效率。

2017年4月,银监会原第5号文件《银行业市场秩序混乱集中管理通知》梳理出“股权和外资秩序混乱”、“机构高级管理秩序混乱”、“规章制度混乱”、“业务秩序混乱”、“产品秩序混乱”等10大秩序混乱,要求集中管理。

2017年4月,银监会原第53号文件《关于开展银行业“不当创新、不当交易、不当激励、不当收费”专项管理工作的通知》规范和管理了本行的行为,如是否准确控制风险、是否通过不当评估支付薪酬、是否不合理收取额外费用、是否存在多层嵌套等。

2017年7月,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宣布成立该委员会,以加强中国人民银行的宏观审慎管理和系统性风险防范责任。

2017年9月,中国证监会正式发布《开放式证券投资基金公开发行流动性风险管理条例》,规范基金产品的设计、估值和信息披露,并具体规范流动性风险控制。

2017年11月,中国人民银行、原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原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原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联合发布了《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监管指引(征求意见稿)》,确立了资产管理产品的分类标准,提出要降低影子银行和流动性风险,要求金融机构打破刚性套现,控制资产管理产品的杠杆水平,抑制多层嵌套和渠道业务,从而有效加强监管协调,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新资产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的发布标志着中国金融业进入了严格监管的新时代。

2017年12月,原中国保监会出台《保险资产负债管理监管办法》草案,加强资产负债错配风险防范,强化资产负债管理监管的硬约束,使保险业回归原位,积极服务实体经济。

2017年12月,原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银监会)发布《关于规范银行信贷业务的通知》第55号文件,要求明确银行信贷业务和银行信贷渠道业务的定义,不得利用信托渠道规避监管要求或实现资产虚假陈述。

2018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防范和化解重大风险”列为三大硬仗。

2018年1月,原中国保监会发布《关于保险资金股权投资计划设立有关事项的通知》,规范保险资产管理机构股权投资计划的设立,有效防止保险资金通过渠道、知名股票和实物债务变相提高实体企业融资成本,避免保险机构违规通过股权投资计划直接或间接增加地方政府债务规模,更好地发挥保险资金服务实体经济的作用。

2018年1月,原银监会《商业银行委托贷款管理办法》明确了贷款业务,规范了资金来源和使用,加强了风险管理。因此,银行不得为资产管理计划提供委托贷款,也不得逆转贷款。

2018年1月,原银监会《商业银行大额风险暴露管理办法》明确了商业银行大额风险暴露监管标准,要求商业银行从管理体系和信息系统两方面加强大额风险控制。

2018年1月,原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银监会)发布第4号《关于进一步深化整顿银行业市场秩序混乱的通知》,对秩序混乱的8个方面提出治理要求,包括影子银行和交叉金融风险、违反宏观调控政策。

2018年3月,国务院机构改革计划生效。银监会和中国保监会合并成立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人民银行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负责政策制定和审慎监管。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的工作重点是提高监督专业化水平,将发展和监督职能分开。与2017年成立的国务院金融稳定与发展委员会一道,一个新的金融监管体系正式形成,一个委员会一行两届。

2018年4月27日,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外汇局联合发布了《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监管指引》(以下简称《资产管理新规定》)。该文件从违规、限制非标准、通过期限匹配和渠道限制降低杠杆三个方面对资产管理业务进行监管,以控制风险,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新资本管理条例的正式发布标志着资本管理行业统一监管新时代的正式到来。

2018年7月,中国人民银行发布《关于进一步明确和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指导意见相关事项的通知》,进一步明确公开发行资产管理产品的投资范围、过渡期相关产品的估值方法和过渡期宏观审慎政策安排,略微放宽整改时间要求,略微放宽部分实施细节。

2018年8月,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了《关于在资产管理业务过渡期加强信托监管的通知》。从信托业务角度看,本行强调要严格执行新《资产管理条例》,做好渠道业务等整改工作。

2018年9月,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商业银行财务管理监督管理办法》(以下简称《新财务管理条例》),在一定程度上放宽了非标准资产,但仍有比例限制。显然,银行需要设立财务管理子公司来独立开展业务,这与新财务管理条例的总体方向是一致的,如禁止渠道、限制非标准资产和套现资金。

2018年10月,中国证监会发布了《证券期货机构私募股权管理办法》和《证券期货机构私募股权管理计划操作管理规定》。在新《资产管理条例》的基础上,该文件适度放宽了资产管理业务的发展条件,允许在资产管理计划备案前进行现金管理,优化了组合投资原则,赋予私募股权业务一定的灵活性,允许商业银行资产管理机构、保险资产管理机构等进行资产管理。担任资产管理计划的投资顾问。

2018年11月,中国证监会发布《证券公司大型集合资产管理业务操作指引》,进一步细化大型集合产品公开招标的标准和程序,实现标准化发展,并给予一定的过渡期。

2018年12月,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了《商业银行金融子公司管理办法》,对银行金融子公司的设立、业务规则和风险管理进行了规范。

2019年,新的资产管理条例等相关政策将逐步实施。金融机构将注重业务转型,这将推动资产管理行业的重组。其中,银行财务管理发展突出,商业银行财务管理子公司落地进程加快。截至目前,中国工商银行、建设银行、交通银行、农业银行、邮政储蓄银行、中国银行、光大银行、招商银行、兴业银行、杭州银行、宁波银行、惠州银行等12家商业银行获准设立金融子公司,其中5家获准开业。

2019年9月20日,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保监会)《商业银行金融子公司净资本管理办法(试行)》征求公众意见。本办法是中国保监会为落实新资产管理条例、新财务管理条例和金融子公司管理办法的要求而采取的具体措施。

在实施资产管理政策的过程中,仍有许多业务规则和实施措施需要改进。金融机构应平衡风险防范与稳定增长的关系,不断推进资产管理业务有序稳定转型。

十亿欧洲智库目前正在撰写报告《2019年全球财富管理》。欢迎业内朋友分享和讨论(作者微信:1316309659)

北京快乐8下注 内蒙古11选5 贵州11选5开奖结果

上一篇:奇才GM:新赛季目标聚焦于球员发展 不是赢球总数
下一篇:台风刚过 冷空气紧跟 假期后半程义乌将明显降温